那一天已經是好久好久的事了~~但我永遠也不能忘記那是放在我心裡一輩子的記憶

時間經過快30年了!生長在鄉下漁村的我,當年我的年紀約是國中生的大小,那天的氣候是北風瀟瀟,天寒地凍,說實話躲在棉被裡都還會覺得冷,但因老爸是捕漁,養殖為生,所以每天看著海水潮差起落,必需要到海邊工作(如養殖牡蠣及固定網抓烏魚),除了颱風天外,大概都不會休息的

一般來說父親為了家計,很少不出海工作的,包括小孩子女,大概也沒有太閒的時間,可以讓我跑出去鬼混,當天早上,我被老媽喚起,被叫到老爸的床前,老爸用著微弱的氣息告訴我,因他犯了重感冒,所以全身四肢無力,不能下床工作,但海裡頭有我們放置固定網補撈烏魚!當時在中部地區,冬天烏魚群的洄游,是漁民視之為寶物,烏漁所帶來的可以說是漁民的希望,但雖是如此,卻也需冒著生命危險,頂著強烈的東北季風出海,才能有所收穫,而當時我們還有一種作法既是將網安置在外海沙灘上,等著海水起漲,再等著捕穫零星誤闖的魚群,所以當日父親因為重病,就將此事交給了我,並委託當時住在對面的三叔照應,一起出海去,想起來當時的年齡應該在15~6歲吧!

老媽媽煮了一鍋熱騰騰的稀飯,配著簡單的醬菜,我很快的整裝準備出發,說來好笑,當時的裝備就是外套裡頭穿了二件衣服,在外穿青蛙式的連身防水褲,因為是老爸在穿的,所以套在當時只有150公分不到的我,確實是大了許多,頭套上防風的毛線帽(好像霹靂小組的頭帽),隨身帶了一支土鏟子和裝魚用的"軋幟ㄚ"(袋子),就和三叔一齊出發了,當時我所用的交通工具只有一種,那就是工作用的腳踏車,我們都稱它"雙管仔"這種腳踏車是載東西用的,所以你要踩的用力才會跑得快,不像現在變速的腳踏車,還有19段變速,唉~~實在差太多了!

家裡離海岸的距離約有2~3公里,海岸邊再用走路到固定網的地點約有2公里,所以我們都將腳踏車騎到岸邊再走路過去,剛剛提到過當時的季節是冬天,當時的氣候都是刮著強烈的東北季風,我們一直往西的方向前進,所以去的時候都還算不費力,也可以帶著快樂的心情出發,因為一直想趕快到達目的,看能不能捕穫一些烏魚,回來賣個好價錢,所以一路上還可以和三叔邊聊邊騎,雖然頂著寒風及飛砂,倒也還不覺的累

來到了岸邊時間約在10點左右,或許我們來的早了些,海水並還沒完全退潮,所以和三叔倆就慢慢的往目標前進,當時的溫度室外約8~9度左右,冷風颼颼,吹在帶著毛線帽的臉頰上,還是相當的冷,肩上扛著工具一步步的走著,約莫20分鐘的路程,碰上了一條海溝,這條海溝當時是通往外海的一條不算深的海溝,約有50公尺的寬度,但因那時候尚未退完潮,所以一時間不能涉水而過,三叔以他的經驗告訴我,如果要過去的話是很危險的,海裡的河流在退潮時,表面上是相當的平靜,但河面下水流的速度是很湍急的,聽完三叔的勸告,於是就待在原處等待退完潮再過河,看著三叔點起煙,看著河面,若有所思的凝望,好像在告訴我,這就是討海人的生活,看天看地討生活...

也不知過了多少光景,海平面的海溝似乎有點退,三叔看看外海灘上水退了些,心想如果再不過河,如果網子捕獲了魚,晚了些可會被一些海鳥啄了身當午餐,那這可不好,白費力氣而一無所有,於是三叔就告訴我,嘗試看看能不能渡河,這時候因潮水稍退,海流就可聽得出湍急的聲音,三叔特意叮嚀我,要我在走在上游處,他走在下游,然後手牽手一起渡河,我和三叔都是穿著連身的青蛙防水褲,雖海水冰冷,倒還可以忍受,我和三叔慢慢的走著碎步,往河的對岸前去,當我開始發現,水的深度已慢慢的過了肚臍眼的地方,而距離河中央還有一些距離時,我慢慢的也緊張起來,因為水的速度讓我和三叔都不敢慢邁開大步,這是因為穿著連身青蛙褲的關係,它會呈現一種浮力,要是沒踩穩腳步,搞不好人一浮,整個人就會被沖走,三叔耳提面命似的一直要我小心,否則被沖走的不是只有我一個,是我們叔姪倆,心裡想到這,年小的我心裡直打哆嗦

當過了這河的中央處時,水的深度已快接近我的胸口,約三叔的腰部以上,那種緊張的渡河可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的經驗,三叔用他有力的手頂著我的身體一步步的往前過河,雖到了河的中央,但感受到海流退潮的力量相當的強,有如被推著走一般,這情形如不自身體驗,真的難以形容!很幸運的我們終於渡過了這條湍急的海溝,說時在的,那時候的我,在那麼冷的天氣裡,已冒了一身的冷汗!

不管如何!當時年紀小,也不致於害怕到甚麼樣的程度,一心只想儘快到達外海沙灘,固定網的位置,因為抓到魚是一件另我行奮的事,三叔他自己也有放置網具,只不過是比我還南邊一些,因此約莫二十來分鐘,已來到老爸放置網具的位置,三叔教導我一些事項後,就自行前往察看他的網具,留下我來處理老爸的網具,固定網的高度約一層樓,長約50公尺,三四件串連在一起為一座,以平行的方向,前後放了約四座的固定網,我慢慢的一一察看,當我再清理第一座漁網時,我就發現了我所期待已久的第一尾烏魚,哈哈~~好高興喔~~

小時候看到成堆的魚對我來說,其實已經不是很稀奇的事,但如果親自捕撈那還是頭一遭的事,所以我帶著興奮的心情一座座的清理魚網,當天的所捕撈的魚獲其實也不多,共捕到三條烏魚,兩隻黑毛,還有一隻蟳,另有其它不知名的小魚,利用時間還順便整理了網座,把網座壓實,免得被海浪捲起,這都是和之前和父親學來的,等待了一會兒的時間,三叔也整理完的的魚網,往我這過來,他也幫我看看我們的網座,指導一番後,就往回家的路上起程了!

回家的路程基本上是快樂的,但在冬北季風強勁的天候裡,才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,來的時候我們是往南走,所以順風一路輕鬆,現在回程是往北走,而且手上又多了一些魚獲,我扛著這些東西,頂著風北上,才發現走一步倒退兩步的艱難,一路上也不敢開口,因為北風挾著風沙,會灌進嘴裡,所以只能默默的奮力前進,走了將近一個多小時,終於來到岸邊,這時候的我早已氣喘噓噓筋疲力竭,但是休息只會讓身體更加失溫,所以三叔和我就趕快的整理帶回的魚獲及東西,趕緊起程回家了 ~~~

離家越近,心情應該是越踏實,但一路上的疲累,早已讓我的手腳有點不聽使喚,我用著最後的力氣,騎著笨重的老鐵馬,再頂著風往前行,那時候眼角已經滲出一些淚水了,一個國中生,在那時候體力上還是有限的,因此對我來說,算是一種挑戰,頂著風騎腳踏車,其實真的很累,一腳一腳用力的踩,也是汗水帶著淚水,當時的我說實在的,有點撐不下去了,沒想到這樣一趟行程,竟然快把我擊倒,終於!~~~家已經到了!

當回到家門口的時候,那時的我已氣力放盡,雙手一放,將腳踏車給甩了出去,癱坐地上,這時候已顧不得那些魚獲而放聲大哭,母親從裡頭趕緊出來把我扶起,勸慰我要忍耐,但我因為體力透支而歇斯底里的哭泣,老爸拖著虛弱的身體,起身將腳踏車扶正,再將那些東西整理安頓,要我去沖一沖熱水澡,讓身體暖和,一臉疼惜的表情又回到他的房裡,這時候的我內心只能看著他是如何過著他討海人的生活,我的疲憊不及老爸的萬分之一,他的宿命讓他成為一輩子的討海人,而我只是討海人的小孩........

討海人的生活,不是人可以操控的,那是看天吃飯的工作,浪裡來浪裡去,拿生命作賭注,父親知道這不是一個好的職業,所以當他60歲的年紀退休後,就不願再讓子女從事這艱苦的工作,我可以感受到,父親寧可完成他的一生任務,也不願再交接給他的小孩,大半輩子,看著父親辛苦的工作,從無怨言,為了家庭所做的犧牲,對他來說是責任,也是宿命,所以當我回憶著我30前的事時,我還是內心激盪,眼框還是沁出一些淚水,因為這一輩子,這個故事都會藏在我的回憶裡~~~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nyko 的頭像
tonyko

tonyko

tony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